2018年12月18日 星期二
位置: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 > 幼教视频 > 采编脚本

《爱——中国幼教名师》采访编辑脚本--姚淑平

发布日期:2007年12月22日
    来源:本站原创
姚 淑 平
    [字幕]
    姚淑平(1917~1997)江苏南京人
    北京市六一幼儿院院长
    [画面]
    [解说]1986年的一天,坐落在北京西山脚下的北京“六一”幼儿院突然接到了上级的指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访华期间,将要到六一幼儿院来参观。
容观慧:市里头对于这件事很重视,外交部对于这件事也很重视。
    [画面]
    [解说]上级在指示中特别提到,接待工作由担任名誉院长的姚淑平负责。可是,姚淑平在接到通知以后,心里却犯了难。
    容观慧:她自己呢,就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
    [画面]
    [解说]时间紧迫,现做或者现买都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姚淑平只好临时向别人借了一件上衣。
    容观慧:太长了,还需要短一点,……后来,有一个很会做活的老师帮她缝上。
    [画面]
    [解说]在女王一行莅临之前,姚淑平脚上穿的鞋子又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容观慧:我们海淀区教育局副局长,……一看她穿的那双破鞋,就是说不行,就把自己的鞋脱给她,脱完鞋以后,她那袜子又不成,又把袜子脱了给她。
    [画面]
    [解说]以姚淑平的资历和收入,她本不应该遭遇这种尴尬的事情。
    梁汉平:她老是动不动就把钱给了困难的,因为“六一”来的人都是一些革命老区过来的,有些有困难的人,她说给就给。
    [画面]
    [解说]1938年,姚淑平参加革命。1946年冬天,时任延安保育院保教科副科长的姚淑平,和延安第二保育院的保育员们一起,带着一百三十六个孩子撤离了延安。在为期两年零十个月、长达一千六百多公里的艰苦行程中,这支“马背摇篮”创造了无一丢失、无一伤残的奇迹。1949年,平安到达北京的延安第二保育院改称为“北京市六一幼儿院”,1954年10月,姚淑萍被任命为院长,任职时间长达三十二年。
    刘燕(现任院长):她是我们六一幼儿院发展历史当中的第三任院长,也是在我们六一幼儿院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位老院长。
    [画面]
    [解说]延安保育院的传统就是爱孩子。从延安一路走来的六一幼儿院,始终坚持“保教结合、一切为了革命、一切为了孩子”的办学宗旨,成为中国幼教界的榜样和典范。
    林静华:姚院长他们,他们把这一切为了革命,和一切为了孩子是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为什么呢?因为孩子是未来的革命接班人,是未来的祖国的建设者,所以对孩子的负责,对孩子的爱护,对孩子的教育,都要为祖国的未来来着想,这是她的立足点。
    [画面]
    [解说]姚淑平有一个始终如一的观点:幼教工作不管怎么搞,根本的一条就是热爱孩子不能丢。关心孩子要从小事做起,从细微处入手,包括对孩子说的每一句话,都要考虑到孩子的感受。
    杨木芬:我记得有一次跟老师聊天,……我说今天真逗,我们班的孩子偷偷地拿了一样东西,就到了床上,在被窝里玩。
    [画面]
    [解说]这句话刚好被旁边的姚淑平听见了,她那和善的面庞马上凝重起来。
    杨木芬:她说,你怎么能说孩子是偷了一样东西?那是孩子无意中就是带到床上想玩一玩,并不是说偷,不能够把这句话都加在孩子身上。
    [画面]
    [解说]曾经担任过六一幼儿园党支部书记的容观慧还记得,有一天,她和姚淑平在走廊里边走边谈工作,忽然,地面上几处并不明显的水渍引起了姚淑平的注意,于是,她就顺着水渍的痕迹去看个究竟。
    容观慧:结果就找到了我们一个年轻的护士,……说我去刚打完水。
    [画面]
    [解说]姚淑平当即就毫不客气地向对方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容观慧:她说……你那个水壶回来的时候,你是斜着拿的吧?她说,是啊,是斜着拿的。姚老师说,你看,还有水滴到走廊里,孩子万一要是……踩到了会摔倒了,会有危险的。
    [画面]
    [解说]姚淑平的细致入微不仅仅体现在对孩子们的关心和爱护上,她推崇并坚持的幼儿教育理念,就是要让孩子们有充分的游戏和玩耍的时间。
    容观慧:她有一次找我,她说,咱们要调查一下,这一天孩子的时间里,到底有多少是可以孩子玩、而没有让孩子玩的时间。
    [画面]
    [解说]经过一番深入的调查,他们找到了平时教学过程中存在的很多问题和弊端。
    容观慧:就是这里头,孩子的生活时间占的孩子一天时间比例太大了,应该力求缩小这种,缩短这种时间,延长孩子游戏的时间。
    梁汉平:母亲……对小孩、幼儿的教育,什么是教育?就是玩,所以,经常让我们玩,做游戏,各种游戏。
    容观慧:让孩子们在游戏中能接触更多的人,在游戏中能发现孩子不同的爱好跟兴趣,培养孩子这种自主精神,自我选择的能力。我觉得这些地方都是很深刻的,也应该说是对孩子的终生培养他这种自主性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画面]
    [解说]离休以后,姚淑平开始着手编写两本书,一本是“幼儿园手册”性质的书,第二本是关于延安保育院“马背摇篮”岁月的回忆录。可是,就在这两本书将要杀青的时候,姚淑平被确诊为癌症晚期。
    梁汉平:开始我们都不知道,她嘴上长东西了,那个是癌我们都不知道,医生让她去检查检查,最后重了,实在不行了,我带她去检查,一检查人家告诉我是癌,就紧张了。而且最后,带着她最后认真一检查,那个大夫说的,你这个不要说三期,四期都够了。
    [画面]
    [解说]1994年年底,姚淑平病情加重,面对死亡的威胁,她平静地对大夫说:“死,我不怕,我只希望能把我的生命延续到1995年6月1日,让我亲眼看到六一幼儿院五十年院庆的那一天。”
    林静华:姚院长她已经不是视死如归了,她是在和生命竞赛啊,她是要争取更多的时间延长自己的生命,能够为幼教事业,能够为六一幼儿园再多做一点,再多做一点。
    [画面]
    [解说]1995年6月1日,姚淑平出现在六一幼儿院五十年院庆现场。
    杨木芬:姚老师来的时候……猛一看是特别瘦了,不是像原来那么魁梧了。
    容观慧二:当时,我记得她戴一块白纱巾围着脖子,当她上了主席台的时候,大家那种掌声,就几乎是欢呼了,就觉得她健康的能跟我们一块来共同庆祝这个院庆,大家从心里头,爆发出的那种感情,是挺感人的那个场面。
    [画面]
    [解说]同一天,由姚淑平组织撰写的《幼儿一日活动常规》和《马背摇篮》两本书出版发行。1997年5月21日,姚淑平平静地走完了自己八十年的生命旅程。姚淑平在北京六一幼儿院工作了将近五十年时间,“霞落西山桃李园”成为她一生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