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4日 星期日
位置: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 > 幼教视频 > 采编脚本

《爱——中国幼教名师》采访编辑脚本--左淑东

发布日期:2007年02月12日
    来源:本站原创
左  淑  东
 
    [字幕]
    左淑东
    1949~1952上海市务本女中(后改名上海  市第二女中)校长
    1952~1959上海幼儿师范学校创办人,校长
    1959~1986上海市教育局师范教育处处长
    并当选第二、三、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八届上海市人大代表
    [解说]1952年,时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接受了中央政府交给的一项任务,在上海创办一所幼儿师范学校。
    [采访]
    高志芳:陈毅同志说,这是我们新中国的第一所幼儿师范学校,我们一定要把它办好。
    [解说]经过一个缜密而又慎重的筛选过程,时任上海务本女中校长的左淑东,被确定为校长人选。
    [采访]
    高志芳:上海市的领导要找一个最好的中学校长,来做这个师范学校的校长。那么,挑来挑去就挑到她。她当时是一个模范教师,也是一个模范党员。
    [解说]1947年,左淑东毕业于之江大学教育系,而早在1945年,她就已经成为一名活跃的中共地下党员。
    [采访]
    高志芳:开共产党的会议,很秘密的,那个时候经常在她家里开……她母亲坐在门口望风,看看有没有警察来,有没有特务来了。
    [解说]担任幼儿师范学校校长以后,左淑东面临一大堆难题。
    [采访]
    高志芳:比方说苏联专家来讲学了,我们在草棚里面,草棚当做礼堂,教师都是宿舍都不够的,也造了很多的草棚,但是都住在草棚里的。上课也在草棚里的,当时的条件很艰苦。
    [解说]那个时期的幼师学生,都曾经在午夜时分听到过这样一个熟悉的声音。
    [采访]
    徐苗郎: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我们经常要上卫生间嘛,那个时候卫生间就在走廊里,那间房间一半的地方是洗澡的,一半的地方是厕所的。那么我们在厕所里经常会听到有人在洗澡,自来水哗哗的那个声音,后来我们问了怎么每天晚上那么晚有人洗澡呢?
    [解说]同学们很快就弄清楚了,这个每天深夜洗澡的人,就是她们的校长——左淑东。
    [采访]
    徐苗郎:她是一直住在学校里,所以她每天经常有这个情况,都要在她睡以前巡视一遍,看看有没有(学生)被子踢了,给盖好,有没有窗开的太大了,关紧。
    [解说]为了保证幼师的教学质量,左淑东利用自己在上海教育界的地位和影响,很快就组织起了一支实力很强的师资队伍。
    [采访]
    赵赫:那时候校长请来了好多,比如说到国外去留学过的,比如我的班主任,张爱谦(音)老师,他就是美国留学回来的,也是专门念的学前教育。所以应该说,校长她是聘请了教育水平比较好的老师,所以我觉得我自己是很幸福的,我们的老师都是一流的。
    [解说]在左淑东的领导下,上海幼儿师范学校声名日隆。
    [采访]
    高志芳:我们这个学校,后来没多少时间就评了全国的先进,我们左校长就出席了全国的群英会。
    [解说]按照当时的政策规定和本人的资历,担任幼师校长的左淑东可以被评为一级校长。
    [采访]
    高志芳:相当于现在的一级教授,结果她认为自己做得不够……她就偷偷写信给市教育部门的领导……要求改成二级,是她自己提出来的。
    [解说]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成为左淑东鲜明的性格特征。在后来的“文革”当中,即便是成为被批斗的对象,左淑东还始终保持着这种不同一般的品格和心胸。
    [采访]
    高志芳:有一次去劳动,正好是一月份,下大雪,半夜,晚上九十点钟,就在饭厅里面斗她。后来斗完了以后,这个饭厅外面雪都盖满了,就说出去要摔跤的,很难走这个路的。
    [解说]这个时候,左淑东第一个走出了批斗现场,她接下来的举动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采访]
    高志芳:她冒了这样一个风雪……把一块一块的砖头捡起来,垫在这个饭厅的门口。这样,那个批斗会散会以后,就是学生和教师不会摔跤。
    [解说]让高志芳念念不忘的,还有在“文革”当中发生的另外一件事情。
    [采访]
    高志芳:有一个教师是一级教师,教生物的,也是教导主任,跟她关系很好的,一个女教师。
    [解说]可是,“文革”刚一开始,这位教师就多次带头揭发批斗左淑东。
    [采访]
    高志芳:这个教师呢,后来自己生病了,自己生肝癌了,她家里边的丈夫也是受冲击,也过世了,父亲也过世了,自己也过世了。有两个女儿,都是到安徽去插队,家里边被保姆全部都拿光了,这个家都散掉了。
    [解说]  “文革”结束以后,刚刚恢复职务的左淑东,就做出了这样一个让大家更加难以理解的举动。
    [采访]
    高志芳:她自己没有孩子,她把已故那个老师的孩子从安徽调回来,作为她的干女儿。为了这个事情,她自己的侄子,就是她的哥哥、弟弟的孩子,也是在外地要调回来了,她也没有帮忙。
    [解说]左淑东的这个举动影响了许多人的一生。
    [采访]
    高志芳:她这种宽宏大量,对人的这种宽容之心,思想境界很高的。所以她这个人对广大的教师和学生都有很大的影响。
    [解说]1960年人校的徐苗郎,至今仍然记得左校长在毕业典礼上讲的一番话。
    [采访]
    徐苗郎:左校长说,你们现在要离开我这个家了,女儿要出嫁了,给你们的陪嫁嫁妆实在太少,怎么办呢?就临别的时候送一句话,就作为我的陪嫁的嫁妆吧。“当一名幼儿教师,你们不要把这个看成是一种职业,要看成是一种事业,职业跟事业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你们将来去体会,完全是不一样的。”
    [解说]左淑东的这句临别赠言,成为许多学生一生的座右铭。
    [采访]
    徐苗朗:那个时候……整个社会也不是对我们很重视,觉得你们幼儿教师就是阿姨,就是喂喂饼干,让孩子睡觉,哄哄孩子睡觉,是这么样的一种职业……但是,我们想到左校长说的,这个不是一种职业,是一种事业……我们是为我们这个事业添砖加瓦。
    [解说]2004年的冬天,年事已高的左淑东因病住院。
    [采访]
    何幼华:我利用休息时间上医院看了她,实际上那个时候,我们的校长已经是在弥留之际了。她一看是我,马上就请她旁边的亲戚把眼镜戴在她的脸上,然后就看着我,用很低很低的声音,几乎是听不见在对我说话,我把我的耳朵就凑到她的嘴边,她说现在市里面的领导是不是很关心幼教工作?
    [画面]左淑东追思会现场
    [解说]2005年3月9日,90岁的左淑东在上海逝世。在过去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上海市幼教事业的发展一直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左淑东这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采访]
    何幼华:比如说第一届特级教师的评选是她争取到的,比如说我们公办的幼儿园当中,我们很早就有经费,那就是财政对我们幼儿园的支持。上海的公办幼儿园一直是在发展,那么这个也是和我们的左校长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她实际上把她的目光很早的就关注到了我们广大的工人,劳动沉重的这些孩子如何来接受教育的问题。
    [解说]这是一个让徐苗郎永远难以忘怀的日子。那一天,她和其他几位同事被左淑东召集到家里谈工作。
    [采访]
    徐苗朗:谈到十一点。她说,今天你们都别走,我要为两个我的学生祝贺生日。当时我们也发呆了,谁呀谁呀?都在说话,那么,她说,今天就吃面,还有生日蛋糕。
    [画面]生日蛋糕等……
    [采访]
    徐苗朗:她是给我还有一个付老师,两个人过生日。我们自己都已经忘记掉了,可是她没有忘记,为我们两个过生日。我们想想,我们真的是,所以她走,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很伤心,很伤心的,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