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3日 星期六
位置: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 > 学会工作展示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成立40年之访谈篇|十全十美谈: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尤需后来者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06日

 

下午三点,北京初冬的阳光正好,英东学术会堂外的树叶被照得金黄。在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成立40周年的纪念会上,9位老前辈,1个新生代,正在台上拉开娓娓道来的叙述 。时而开怀,时而感怀,一种“我们在一起”的温暖感。后来的现在,我们把这十个人的谈话,称为“十全十美谈”。以下呈现部分精彩内容。

 

侯莉敏(广西师范大学):我觉得很幸福,9位老前辈的在场,让我们觉得自己都是孩子。多年前,我去南师大进修,重新学习新的学科,学前教育,就认识唐淑老师。很多时候她会跟我说,侯莉敏,你知道吗,我们学前人只有一个节日,那就是六一儿童节。从此以后,我觉得所有节日对我们都不重要,只有六一节。因为这一天我们可以跟随前辈们,一起回归到儿童时代。(掌声)

上午,通过回顾,我们看到研究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前辈们在困难中的坚守一直在鼓舞着我们,他们是定海神针,是温暖的存在, 学前教育就是靠着这样的老前辈,把我们聚拢来,在一起。而冯晓霞老师,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学前教育的承上启下,冯老师起了很多大的作用。所以我们先请冯老师来聊聊。

冯晓霞(北京师范大学):作为研究会的一员,也是工作的参与者,我感到它是有责任感,有担当,坚持正确方向,坚持学术性的学术团体。正因这样的坚持,在我国学前教育发展不太顺利的过程中,我们仍做着不懈努力。比如在2000年到2001年之间,学前教育事业出现的大滑坡。一年时间,全国幼儿园数量减少了6万四千所,占当时总数的三分之一还要多!入园难,入园贵,实际跟这时期的滑坡是有很大关系。这段时间我们得承认,在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幼教常常被作为包袱给甩出去。这导致了一个结果:我们孩子的生命安全受到很大影响。事故频发,校车事件,房屋倒塌事件层出不穷。作为研究会,一个教育组织,我们不能视而不见。后来我们以60位专家的名义,给总理写信,第二天就得到了批示。抓住一切机会,尽己所力,推动学前教育健康发展,做正确的事情,我想是研究会一直以来的文化传承。

后来,在国家中长期发展纲要研制过程中,研究会也起到重要作用。我们不断从专业角度,为国家提供世界各国学前教育发展情况,政策法规。学前教育应怎样改革,应制定怎样的政策,我们写政策建议书,也到达了国务院,得到批示。这一方面,体现着责任与担当。

我想,只要你坚持的方向是对的,出于公心,出于对儿童,对国家学前事业,对未来负责的态度,不管是老专家,还是幼儿园里普通老师,大家对研究会的工作都是非常认同和支持。

2008年,我们在四川地震灾区进行援建,前前后后我们呆了三个多月时间。南京,苏州,青岛,上海,重庆,成都等地方的专家园长老师们,组成援建队伍,分批次进入灾区服务。这里面太多感人事件,不一一赘述。只一件,我记得7月天气太热,帐篷幼儿园没法开了,我们就转教师培训,培训十天,还免费提供一日三餐和食宿。原以为老师们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没想到10天下来,没有一个人请假,没有人给我们增加负担(只吃了一顿饭),好多怀孕的老师也在坚持,令人十分安慰和感动。

如果研究会一定要说有什么成就,我认为跟广大会员是分不开的。为什么支持?因为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中国有一句说,位卑不敢忘忧国。这是我们的传统,相信这样的传统继续发扬光大。

侯莉敏(广西师范大学):我们的幼教正是由这样一个一个感人至怀的故事构成的。在这里面,可以看到一种力量,大家在一起的力量。研究会40年,历程很长。在我们的回忆里,除了风风雨雨,还有一些美好,一些幸福。马以念老师是我们当中很有代表性的,她来自西部,在OMEP里担当很多责任,请马老师为我们分享。

马以念(西北师范大学):非常感谢这届学会有这样的魄力召开这样的盛会,让我们得以有机会与全国各地的战友们,老友们相聚,一起回忆我们共同走过的路程。我很庆幸,这一生选择了学前教育,经常面对的是像花朵一样的孩子们,是非常幸福的。这期间,有很多令人感动的事。我记得在80年代,研究会的理事长孙岩和林嘉绥老师到我们西北地区。那时,从北京坐火车到兰州,正常情况30多个小时。她俩来的这一次,正好赶上晚点了,风尘仆仆地来,下了车一点没休息,直奔会场开始做讲座。没有一分报酬。为了表示感谢,我后来自掏腰包请她们吃牛肉面。

在那样的年代,在少有人关注幼儿教育的时候,这样一群人,为了孩子,为了提高幼儿教育质量,艰辛着,快乐地工作 ,是可敬可爱的。

关于OMEP,大家知道是二战以后为了救助儿童成立,共享先进教育理念。2002年OMEP会议在中国举行,当时有一个倡议是:两两组合,互帮互助。我们和香港成立小组,制定了“培训西部幼儿教师”的计划,由我具体实施。从2003年到2013年,前后培训了约200名西部老师。西部的很多老师,侯莉敏,刘致健等都配合我们组织培训。在与香港的交流学习中(香港老师自掏腰包组织),我们也获益匪浅。

侯莉敏(广西师范大学):这些年,我们的国际交流更频繁了,我好几次参加OMEP会议都感觉到中国的发声越多越多,队伍愈加庞大。特别感谢马老师这样的老前辈带来的国际局面的开创。冯老师刚才说,研究会承担了很重要的政策的参与和制定。从最早的纲要到指南的制定过程中,我们都积极参与,并推广到全国范围。很多专家老师参与了这项工作。比如王化敏老师,李季湄老师,他们带着我们前行时,力量是巨大的,我们想知道,这当中值得书写的故事。

王化敏(中央科学教育研究院):我更想说的是感谢。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老一辈专家们出于对事业的热爱,自觉的,自发的成立了研究会,用他们的智慧,激情,专业, 魅力,让我们看到希望和前进的方向。研究会最初的理事长孙岩,她本来就职教育部,对政策的把握,对事业的追求,执着的精神,形成一种强烈的向心力。让大家跟随研究会专业发展的方向,一路前行。我很感谢老一辈专家,特别是孙岩,史慧中等老师,是他们在引领我们发展。也要感谢所有省市基层的幼教干部和基层的研究会成员。没有你们的努力,研究会是干不了大事的。还有研究会秘书处所有的同志,日常的运转是非常重要和琐碎,是要一项一项去细致执行。大家都做了大量工作,让我们学会不断延续,不断发展。

祝士媛(北京师范大学):我有一个重要补充。我此前谈过研究会的发展得到很多人的帮助。还有一件事情我忘了:我们在快要30周年的时候,当时冯晓霞老师刚上任不久,她对11月这个日子没有我和唐淑记得牢,结果日子马上就要逼近了,怎么办?正是我们今天在座的天津幼儿师范学校的郭亦勤校长,他们承担了这个庆典的任务。我们在天津举行了小型座谈会。为什么去天津呢?因为那时候,张小清老校长的身体状况还能允许她在市内出席一下会议。同时,郭校长也是我们的理事。我很感谢他,让我们没有落下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应该给郭校长鼓掌。

郭亦勤(天津幼儿师范学校):那我接着说。我想说的是我的老领导,老一辈的天津师范老校长张小清。我之所以在学前领域干了41年,能干到现在,正是因为张校长的激励。她历任天津幼儿师范学校校长、中国教育学会幼儿教育研究会副会长、天津幼儿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她为了学校四处奔走,为了孩子赤诚忘我,为了教育追求卓越。她的精神,鼓励这个行业为数不多的男士,我,去努力奋斗。我向她致敬。

李季湄(华东师范大学):我没有故事,我做的事情太少太少。今天听了这么多故事,首先是感动。两年前就在这个地方,我们才参加了卢乐山100周年的生日庆祝会,当时会上有一句话,到今天也是我的座右铭:活到老,学到老,不学到老,没有资格活到老!(掌声)今天我参加这个会,就是一个很好的学习。 

我有一个特别大的感想:是什么力量,让研究会40年来走到今天?我想,我们都要相信价值的力量。相信理想的力量,相信信念的力量。今天所有人的发言,我觉得都可以归结为这一点。没有信念,没有理想,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如何走到今天,谈何容易地走下去?我个人一直认为我们的老师们,是这个社会里最优秀,最纯洁,最负正能量的力量!(掌声)

第二点,我的感想是:相信理论的力量。从规程纲要到指南一直走到现在,大家都是研究儿童,研究教育,研究教师,研究我们整个教育发展规律。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在将来要更富有战斗力,一定要在理论上大胆加强。今天我们的学前教育面临前所未有的大好时机,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教师的师资,整个学前教育发展,都依赖我们研究教育,研究规律,研究儿童。所以在这方面,也是研究会要去努力的。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我希望学前教育研究会新的一代,不管将来是谁,一定要带领大家坚持正确价值引导,坚持专业理论强化,不断推动中国学前教育向前进。

侯莉敏(广西师范大学):李老师已为我们的此次访谈进行了高度总结。研究教育,研究规律,研究儿童。未来,不管面临怎样的局面,相信我们带着这样的相信,在一起,更以理论的力量来迎接挑战。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谢谢各位老师。


文 | 李晗

图 | 温笑寒

文章来自育儿周刊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