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位置: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 > 游戏玩具 > 幼儿园游戏

自主游戏怎样让幼儿充分自主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2日
作者:徐丽娟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一个小女孩在涂鸦墙上尽情描绘七彩童年。 吴素芳 摄

我园已经坚持了十多年的课程园本化探索实践,课程建设的核心逐渐清晰,即定位于“传统文化背景下幼儿良好品行的养成教育”,其中主线之一就是通过自主游戏课程,实现在生活和游戏环境中促进幼儿品行养成。

自主游戏课程以中大班幼儿混龄游戏为载体开展,遵循幼儿学习特点和发展规律,科学设置自主游戏项目,开放性地组织实施,让幼儿玩得有内容、有方法、有效果。同时,教师在组织实施游戏的过程中获得关于课程建设的思考力、执行力和建构力等专业能力的提升,也使得幼儿园的课程建设更加规范、科学、有品质。

“我想玩”

自主游戏缘起

课程的选择应适合幼儿园实际,利于课程规范化,利于提高教师规划和实施课程的能力。我们根据幼儿园占地面积小、户外场所更小的实际情况,大胆开辟室内及公共场地,充分利用各种可能使用的空间,使得自主游戏课程可实施、易实施。

既然是自主游戏,那么,游戏内容就要征求幼儿的意见。为此,幼儿园发放了相关调查问卷进行全面调查,了解孩子们最喜欢玩哪些游戏。中大班200多名幼儿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各班分别进行初步汇总,从幼儿提交的50多个游戏项目中再次投票筛选,最终设置了探究性游戏(木工坊、石磨坊等7项)、表现性游戏(蜡染坊、花艺坊等8项)、社会性游戏(执法局、小医院等6项)共三大类21个游戏项目。

项目设置好之后,由教师统一布局创设游戏环境。大家积极查阅资料,解析各个游戏项目的关键元素,了解相应的环境创设和材料准备,在很短的时间内为幼儿创设了游戏场所。根据游戏开展的需要,又招聘若干小管理者参与各个游戏的管理和规则制定,并用幼儿自主表征的方式呈现游戏规则,指导游戏者自觉遵守。为了帮助幼儿更好地参与游戏,教师还设计了游戏卡和奖励券,促进幼儿深入开展游戏。

“我会玩”

自主游戏实施

每周三上午,晨间户外游戏结束之后便是自主游戏时间,每名幼儿自带游戏卡,选择小伙伴参与游戏。随着游戏的开展,幼儿游戏的自主性和规则意识也逐步增强。

游戏中,幼儿可以去“小鲁班作坊”设计制作一件自己喜欢的工艺品,也可以在“潮拍影像”请化妆师化个美美的妆容并拍张照片留念……在小鲁班作坊,门口的任务牌上注明了当天的制作任务和赚取奖励券的方法:在一块木板上钉上5根钉子并拔下后将工具材料放回原处,可获得2元奖励券;制作一张简单的小椅子或小桌子,可获得5元奖励券……参与游戏的幼儿根据自己的能力和意愿选择适当的任务,完成后获得相应奖励。这个过程由小管理员负责提供指导和服务工作,在自然、自觉、自由的状态下,幼儿参与游戏,进行操作实践,教师则在旁边观察记录,并收集整理相应的图片资料,用于游戏后的评价和反思。随着游戏开展,游戏规则也在不断调整,以求更加规范、科学,更有利于幼儿自身发展。

游戏中,孩子们变得爱观察善思考,因为只有明白游戏规则才能参与游戏,而游戏规则需要孩子们自己去理解并遵守;孩子们变得爱表达敢表现,因为游戏中的合作和共享是建立在积极地与同伴交流沟通的基础上的;孩子们变得更勇敢担当,遇到问题能主动努力解决而不再是求助和逃避。总之,游戏让孩子们获得了适宜的发展,提高了学习能力。

“我要玩”

自主游戏推进

当幼儿对游戏的内容、空间、材料等逐渐熟悉后,他们对教师设置的游戏内容和提供的环境材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尝试通过增加新内容,再度调整游戏规则来将游戏推进得更深入。

如“小鬼当家”作为角色扮演活动,一直深受孩子们喜爱。游戏中常出现参与人员过多而造成场地拥挤、情节错杂等状况,孩子们就顺应游戏发展,增加了“客人串门”及“招待”等情节。原来的娃娃家顺势转型为“小小美食店”,专门用于招待前往就餐的客人朋友,并扩张了门面,一个新的游戏项目应运而生了。倾向于诵读古诗文、讲传统文化故事的“小小儒学堂”因过多安静活动而门前冷落,小管理员想办法招揽顾客,衍生了“剪纸”“书法”“魔术”等艺术项目,用特色吸引游戏者,这丰富了游戏内容,拓展了孩子们的经验。

随着游戏的推进,游戏项目由原来的三大类21项增加到24项,其中另有5项做了调整和更换,新增和更换的游戏项目更加符合幼儿的需求。

“我来评”

自主游戏评价

游戏好不好玩,孩子们说了算。自主游戏开展近一年,幼儿在自主、自由、自然的游戏氛围中健全了身体、丰富了语言、灵活了思维,也更明辨是非了。面对部分游戏项目不受欢迎的现实,小管理员提出整体调整游戏的要求:“不好玩的游戏、小朋友们不爱玩的游戏就不要玩了,我们还是想办法玩别的游戏吧。”于是,全园中大班共263名幼儿对24个游戏项目展开了讨论和评价。

有了之前近一年的游戏基础,孩子们对全园所有的游戏项目都有所了解,根据他们的游戏经验,教师以班级为单位组织讨论活动。在调整和丰富游戏项目、“玩孩子们喜欢的游戏”的愿景下,幼儿纷纷表达自己对每个项目的认可度和意见建议,并用图示表征的方式表达出来。教师们同步制作了投票表决栏,让幼儿进行投票表决。根据孩子们的意见,得票多的游戏继续保留,自然也有部分游戏在投票中被淘汰。

与此同时,教师通过观察记录幼儿的表现,收集整理幼儿的表征作品,认真分析幼儿的意见,综合分析幼儿在游戏中的学习和发展水平,为进一步助推和发展幼儿自主游戏提供了真实依据。

“我会创”

自主游戏改革

全员评价之后,原有的24个游戏项目只剩下一半,“这么少的游戏,怎么玩啊?我们自己创业吧!”从幼儿的讨论和对话中,我们找到了游戏改革的契机,大家开始纷纷自创游戏。

首先是班级层面选拔。各班幼儿自主设计新项目并进行推介和宣传。通过民主投票,每班选出5个新增游戏项目参加全园评选。其次是园级层面参选。进入园级评选的新增游戏设计者需要做出较为详细的方案,并在全园评选大会上展出。幼儿自主设计的游戏项目及游戏内容均由幼儿画图表示,项目的实施办法由幼儿口述、教师和家长记录。游戏项目推介会上,创业者大胆地自我推荐,足以证明孩子们在不断成长。推介完成后,中大班幼儿对推介项目再次投票,最后确定了20个游戏项目。

完全由幼儿自主创建的20个新游戏项目各自成立了工作室,由20名骨干教师担任负责人,面向中大班幼儿进行自主招聘,幼儿和老师面对面双向选择,选定工作室成员,明确工作任务,全面开启活动学习和探究。

如果说自主游戏课程借助24个游戏项目将科学探索、绘画手工、语言表达、交往合作等教育内容融入游戏课程之中,构建了一种自主游戏课程体系,那么,20个游戏工作室就可以让幼儿围绕工作室主题进行拓展和探究,从而构建一种兼有自主游戏、社会观察、主动学习、探索操作及主题教学为一体的课程体系。

我们期望通过一个学期的幼儿游戏工作室的实践,每个工作室又能衍生出一个深受孩子们喜欢的自主游戏项目。期待中大班幼儿的混龄自主游戏能够继续下去,从而将游戏课程不断推向纵深。

(作者系浙江省衢州市实验幼儿园园长、书记  《中国教育报》2018年04月01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