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位置: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 > 幼教资讯 > 各地要闻

如何应对巨大的学前教育师资缺口?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4日
作者:佚名     来源:重庆日报


    “双选会上有四五家幼儿园希望我去上班,有些幼儿园在成都或深圳,工资不低,我还在考虑。”12月8日,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前教育专业大四学生刘鑫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学校不久前举行学前教育专场双选会,有来自北京、海南、云南等地的170多家学前教育机构前来招揽人才。


     “真的是供不应求!我们这一届学前教育专业的毕业生大约500人,各类招聘机构带来的岗位约2000个,供需比是1∶4。”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前教育学院副院长蒋宗珍称。


      来自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随着二孩时代的来临,重庆市学前教育入学峰值可能出现在2025年,届时全市学前教育教师缺口将达4万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弥补学前教育专业人才的缺口,有哪些渠道?重庆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走访。


全市学前教育入学峰值预计出现在2025年


    “园里共有11个班,420个孩子,每个班有2名幼儿教师,没有配备保育员,全校28名教职工。”12月9日,奉节县兴隆镇一民办幼儿园园长在电话里告诉重庆日报记者。


       不过,重庆日报记者查阅发现,教育部发布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规定:全日制幼儿园教职工(含专任教师、保育员、卫生保健人员、行政人员等)与幼儿的比例需达到1∶5至1∶7。也就是说,该园教职工并未达到国家规定标准。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据了解,截至2016年底,全市幼儿园已达7376所(含2267个幼教点),其中公办幼儿园3171所,在园幼儿人数达到93.3万人。但在石柱、长寿等区县的乡镇尤其是农村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未达到国家规定的师生比,一位老师带一个幼儿班的情况并不鲜见。


     “目前重庆市开设学前教育专业的学校不少,但除主城区的公办幼儿园或者高档一点的民办幼儿园能招到素质不错的幼儿教师外,不少区县幼儿园尤其是农村幼儿园,只能招收从职高等学校毕业的学前教育学生,有时甚至招不够老师。”一区县幼儿园园长诉苦道。


     “研究所基于重庆市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参照市统计局数据),并使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与劳动经济研究所联合开发的中国人口预测软件,以及结合不同区域、年龄的二孩生育期望和生育意愿调查,设定出了未来重庆市的生育率。”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所长李玲介绍,研究所历时半年多,预测出在全面二孩政策开放以后,重庆市学前教育峰值或将出现在2025年,届时学生规模约为123万人,与2016年统计的90余万人相比,将增加约30万人。


      按照教育部规定的相应师生比,重庆市学前教育教师需求量的峰值也将出现在2025年,需在2016年的教师队伍基础上再增加4万余人。


学前教育师资培育主要集中在专科和中专层次


    那么,目前重庆市学前教育师资的培育情况如何?能否解决这样巨大的学前教育师资缺口?


    “随着学前教育的发展以及政府的重视,相关师资培养力度也在加大。” 市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重庆市学前教育师资培养的规模每年近1万人,但主要集中在专科和中专层次。


       据了解,全市现共有西南大学、重庆师范大学、重庆第二师范学院、重庆文理学院、长江师范学院等高校,开设有学前教育本科专业。但这几所高校,每年能培养的本科层次幼儿教师,不足1000人。重庆市其余的学前教育学生,主要由重庆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重庆龙门浩职业中学、重庆立信职业教育中心等大专院校或职业高中培育。


       从培养总量来看,这似乎不难满足到2025年重庆需增加4万余名学前教育专任教师的要求。


      “但在重庆读书的学生,不一定选择在重庆工作;此外还有一部分毕业生,会分流到早教机构、培训中心等。”西南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刘云艳指出,此外,由于幼儿教师工作压力大,待遇偏低,会造成一定流动。


      一些幼儿园园长向记者证实:每年大约会有20%-30%的教师流失。“要么去往北京、深圳等城市,要么彻底离开这个行业。”


     “高层次人才的培养也需要加大力度。”蒋宗珍称,幼儿教师的视野、素养、情绪管理与表达能力,都对幼儿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因此高层次幼儿教师的培养亟待加强。


多种渠道加强幼儿教师培训提质增量


       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师资规模,并切实提高学前教育专任教师的素养?


       对此,刘云艳提出,可采取职前教育和职后培训相结合的方式,多渠道提高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她表示,近年来重庆在学前教育的投入以及教师职业培训方面的力度都很大,重庆市学前教育各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


     “2016年全市幼儿园阶段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为3879.86元,比2015年的2854.93元增长35.9%。”市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相关投入主要增加到学前教育基础设施建设、职业培训、学校教学配置等方面。其中,对全市幼儿教师的职后培训主要通过“国培”“市培”“区培”等渠道,以及“送教下乡”“乡村园长访名园”“幼儿教育(或艺术游戏)专项培训”等项目进行。而利用国家项目缓解学前教育经费、师资不足的困难,是主要渠道之一。


      除了职后培训外,能否适度扩大招生规模?“高校专业设置一是需要审批,二是有严格的师生比。”刘云艳提出,学前教育需要专业的教育学、心理学教师进行指导,以及相应实习场地,因此高校不能盲目扩大招生规模。


      不过李玲建议,在解决数量缺口的问题上,可通过对师范类以及其他学段的富余师资,经过专业培训取得幼儿教师资格后,让他们从事学前教育工作。“各区县要建立动态监测数据库,对学前教育学龄的流动变化和资源配置情况进行实时监测,以及时合理调整学校布局结构,优化人、财、物等教育资源配置。”


       此外,在提“质”方面,重庆也在探索“3+2”“3+4”的模式(即3年大专+2年本科、3年职高+4年本科),以培育一批热爱幼儿教育、具有较高素质的学生,充实到幼儿教师队伍。“此外还可采用集中培训和网络培训相结合的方式,对现有教师进行轮训,以增强教师专业技能和园长的管理能力。”李玲说。


    “提高幼儿教师待遇也是吸引更多人加入学前教育队伍的重要因素。”李玲建议,可以参照义务教育标准制定幼儿园教师师资标准,实施特困连片地区幼儿教师生活补贴;幼儿园教师职称制度也可参照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执行 (职称评定名额也向贫困偏远地区倾斜),并为农村幼儿教师提供周转房等,切实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才能让更多人愿意从事、办好幼儿教育,实现“幼有所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