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0日 星期三
位置: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 > 儿童发展 > 社会性发展

躲在壳里的朵朵

发布日期:2016年06月21日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 杨丽坤     来源:《学前教育》幼教版4期


虽然性格内向、外向并没有好坏之分,但如果过于内向的性格给小朋友在幼儿园的学习和生活带来消极影响,老师该做些什么呢?我就在托班遇到了这样一个女孩朵朵,胆小、害羞得都不敢和老师说话,不敢和小朋友交往。

故事1:坐在角落里的朵朵

时间:2014年3月14日

背景:朵朵常常一个人独自坐在角落,不愿与老师交流,也不愿加入朋友们的游戏,仿佛是躲在自己害羞的壳里,有时候遇到困难她会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抹眼泪。今天的晨间游戏开始了,大家都忙碌了起来,有的到娃娃家做客,有的到医院做小医生。

吃好点心后,朵朵一直坐在餐桌前没有移开。我提醒她:“你可以去玩啦。”她看着我,迅速把眼睛移开,头埋得更低。我牵起她的小手,把她拉到教室中间,让她看看四周,然后问:“你想玩什么啊?”她还是低头不说话。我只好替她“做主”,把她带到娃娃家。她开始摆弄起娃娃家的玩具,但是不一会儿便无所事事地坐在椅子上。听见身后的小朋友们开心说笑时,朵朵不时地转过身来看大家。我走过去想请她加入,但她双手扒住桌面,用她的肢体动作拒绝了我。于是,我就先让朵朵观察别的孩子玩,感受朋友们在一起游戏的快乐。

家长的反馈:我把朵朵在幼儿园的表现与朵朵妈妈沟通后,妈妈告诉我,放学后在操场上遇到小朋友,朵朵也是站在旁边看着小朋友游戏,同样不会加入她们的游戏。但是,她回家后,尽管没有参与活动,却会很仔细地向妈妈描述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

后来发生的事情:自由活动时,朵朵常常一个人拿着自己的玩具坐在椅子上玩。一次,桐桐对我说:“老师,我想玩朵朵的玩具。”于是,我鼓励桐桐与朵朵交换,朵朵没有拒绝,而且还教桐桐怎么玩。在“好朋友”的活动中,我让大家说说“自己的好朋友是谁”,轮到桐桐时,她告诉大家:“我的好朋友是朵朵。”朵朵听到后,害羞地笑了。

 

故事2:卫生间里的哭声

 

时间:2014年3月21日

背景:户外运动要开始了,我和小朋友们一起做着运动前的准备。我一边帮助小朋友们换衣服、运动鞋,一边提醒小朋友们去小便。不一会儿,小朋友们纷纷解好小便从卫生间出来,我们一边排队一边等待还没出来的小朋友。

就在这时,我听到从卫生间里传来了“呜呜”的哭声。我走进去一看,原来是朵朵站在马桶前哭。“怎么了?”我蹲下身轻声问道。朵朵低头不语。我看到她的裤子拉下去一半,便问:“是不是拉不下裤子?”她点了点头。“不要紧的,我帮你。”我一边帮她一边轻声对她说:“下次有事情你就告诉老师,老师会帮助你的。不着急,我们会等你。” 听了我的话,朵朵停止了哭泣,虽然还是低头不语,但从她的表情我看得出,她整个人放松了许多。

后来发生的事情:我建议朵朵妈妈给她穿保暖且便于穿脱的衣裤,并让妈妈转告朵朵,老师就是幼儿园的妈妈,有事情可以告诉老师,老师会像妈妈那样帮助他。

后来,在一次户外运动中,我给小朋友们发呼啦圈,大家拿到呼啦圈后开始运动了。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了朵朵轻轻的声音:“老师,我没有。”我连忙转身把呼啦圈给了她,并马上对她主动向我表达需求进行了表扬。回到教室,我又在全班面前表扬了她。在与家长的沟通中,我了解到,朵朵对老师的表扬很在意,每次获得老师的肯定都会表现得很骄傲。

 

故事3:“老师,你看,还有金鱼”

时间:2014年4月23日

背景:春天了,幼儿园处处都充满了春的气息,为了让小朋友们感受春天给大自然带来的变化,每天下午我们都会带小朋友们到池塘边、草地、紫藤架下走一走、看一看。今天我要和孩子们一起去池塘边看看小蝌蚪。

小池塘里出现蝌蚪后,小朋友们第一次来到这儿看小蝌蚪,都很兴奋,争先恐后地告诉我:“老师,你看小蝌蚪。”我站在朵朵的身后和小朋友们一起观察着小池塘。突然,朵朵转过头来,手指着小池塘兴奋地对我说:“老师,你看,还有金鱼。”

朵朵的主动分享让我很惊喜,但是我马上故作平静地说:“嗯,是啊,它游过来了。”正当我想和她继续说说话,她突然肩膀一缩转了过去,不再和我说话了,我也没有打扰她。

家长的反馈: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朵朵妈妈,朵朵妈妈很高兴。她还告诉我,朵朵在家会经常聊起老师的事情,说自己很喜欢老师。

后来发生的事情:我路过教室,小朋友们正在喝水。我发现了朵朵,她也正看着我,眼神不再像以前一样见到我就马上逃避。我冲她笑了笑,她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低下了头。

 

记录者的发现

 

通过观察,我们可以发现,朵朵的性格比较害羞、被动,她的退缩就像是一种自我保护,准备要向“社会”迈出一步前的紧张和彷徨。性格外向的小朋友通常会通过大哭、语言沟通的形式来寻求老师的安慰和表达自己需要,而害羞的小朋友更多会缩在角落不知所措。

当朵朵感受到了一个温暖轻松的心理环境,她才慢慢地尝试着用语言向老师表达自己。朵朵在慢慢学习如何用语言与老师沟通、表达自己的需要和如何加入同伴的游戏的交往策略。

因此,多一点耐心等待幼儿,多一点关心观察幼儿,主动和她一起游戏,为她创造些和同伴一起游戏交往的机会,让她感受到来自老师和同伴的善意和爱心,拥有自信,勇敢地走进集体生活。在孩子需要帮助时及时伸出援手,尽量减少她的无助感;并且,及时发现幼儿的进步,并给予肯定与鼓励,培养幼儿的自信心。 

同行者的声音

 

桑慧慧:每个孩子都需要爱,都需要尊重。对于一些害羞、敏感的孩子,虽然我们无法改变他们的气质,但我们可以尝试帮助他们用他们能接受的方式接纳世界、应对世界。当我们不能理解他们的时候,就先尊重他们吧。如果每位老师都能像杨老师这样,在朵朵孤单、需要安慰和支持,需要空间和等待的时候,给予尊重、鼓励和关爱,创造一个温暖的环境,那么每个孩子都会像朵朵这样幸运和幸福!

 

姚雨齐:朵朵这样性格内向、胆怯的幼儿很典型,我从教师的记录中很容易就找到自己班级内向幼儿的影子。读完这三个案例,我不禁有些惭愧,作为教师,我们是否常常忽略了这些孩子,忽略了需要我们关注的表现。教师的一点点关心、鼓励和支持对胆小的幼儿来说就像一粒粒不经意种下的种子,会在他们心里开出一朵朵花。

有时候,教育是需要抓住契机的。就像案例中老师鼓励桐桐和朵朵交换玩具;当桐桐把朵朵当作自己的好朋友时,老师可以鼓励两个孩子用托班孩子喜欢的方式——拉拉手、抱一抱,让两个孩子更加亲近,让朵朵感受到有朋友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刘耘利:在丰富多彩的幼儿园生活中,大部分孩子能很快适应幼儿园的学习生活,但仍有少数的孩子胆小,内向,朵朵就是其中一个。面对胆小、害羞的朵朵,老师没有焦急,而是在一旁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从朵朵在幼儿园中的一点一滴,发现了朵朵进步的地方,并及时给予朵朵自信和鼓励。

 

韩春红(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博士):在这几个观察案例中,我们看到了朵朵从刚开始不敢与老师和小朋友们交往,到最后能够主动在群体中发表意见,回应老师的微笑。虽然这些事情在幼儿园每天都在发生,但是这些微妙的变化,却让我们感动。朵朵的变化,正如一朵小花,在幼儿园里慢慢舒展,羞答答地静待绽放。

我感动于杨老师细微入致的观察、耐心睿智的呵护。杨老师观察到了朵朵经常一个人独自坐在角落里,观察到了她在遇到困难时经常偷偷抹眼泪,观察到了她坐在餐桌前一直没有离开。于是,杨老师去提醒她,又牵起她的小手,想带她加入小朋友们的游戏,但是朵朵只是静静地关注者别人的游戏。但是,杨老师并不放弃,朵朵时时刻刻在她的眼里,只要一有机会,她就紧抓机会不放。当有小朋友想和朵朵交往时,杨老师积极鼓励;当朵朵遇到困难时,杨老师及时出现在朵朵面前,温柔耐心地帮助她,不仅解决了朵朵的实际困难,还给了她心理上的安慰和支持。不仅如此,杨老师积极与家长沟通,不仅更好地了解朵朵——了解到朵朵对老师表扬的在意和骄傲,了解到朵朵虽然没有参与幼儿园的活动,但是从她能回家后会很仔细地描述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说明她在观察着周围的世界,而且也通过家长,表达老师对孩子的期待和爱。

我欣喜于朵朵第一次听到有人把她当作好朋友时的那种微笑,欣喜于杨老师帮助她后的那种轻松和释然,欣喜于那声轻轻的“老师,我没有”,欣喜于那声兴奋的“老师,你看,还有金鱼”。

我想说,朵朵很幸运,遇到了一个懂她,愿意静候她、呵护她的老师。其实,孩子初入幼儿园是她人生遇到的第一个社交大挑战。他们离开自己熟悉、有安全感的家庭,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里,有很多好玩的玩具,和蔼可亲的老师和友爱的小伙伴,但是对于一个年仅三岁左右的小生命来说,无疑是他又一次脱离父母的牵手,独立行走于世界的一次壮举。对于一部分幼儿来说,他们具有探索精神和挑战的欲望,所以这些都不成问题,但是对于另一部分幼儿来说,这却是一道很难逾越的鸿沟。朵朵就属于这另一部分的幼儿,她在这道鸿沟前,举足不前,焦虑压抑,所以当她遇到困难时会偷偷地抹眼泪。

其实,这些焦虑再正常不过了,我们每个人在面对新环境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定的焦虑存在。焦虑其实是一种正常的自我保护机制。当我们意识到有危险时,就会产生焦虑情绪,这种对危险的准备,会使我们的知觉变得更加敏捷,肌肉更加紧张,有利于我们对付可能突发而至的危险或及时地逃避危险。

弗洛伊德曾提出过,焦虑在儿童心理学中是一种很普通的现象。那么这些焦虑来自何处?从精神分析理论来看,弗洛依德认为,儿童的焦虑倾向于来自遗传,儿童是在重演史前人类及现代原始人的行为,因为我们的祖先当时因为无知无助,会对新奇的事物产生恐惧。而这些恐惧经验就在种族发展过程中通过基因遗传了下来。当儿童焦虑的强度不断增加时,作为防御机制的压抑就开始启动了。儿童通过压抑自己,努力赶走留在脑海中的焦虑。

这些理论也就能解释朵朵的行为了。朵朵因为对幼儿园新环境产生焦虑,所以她选择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减少在教室中的引起他人注意的行为,遇到了困难就偷偷抹眼泪。这些都是朵朵压抑自己焦虑心情的外在表现,其实她很想融入集体,所以她会时不时地转过身去看其他小朋友,期待着交朋友。同时,弗洛伊德也提出压抑焦虑,并没有使焦虑消失,而只是将焦虑贮存在潜意识中,而且这些焦虑如果压抑太久,会产生更多的负面影响,比如幼儿行为的退化、形成压抑人格等。幸好,朵朵很幸运。杨老师的做法不仅帮助朵朵减缓并释放了焦虑,还给我们很多启示。尽管杨老师刚开始也失败了,因为朵朵并没有因为杨老师带她进入娃娃家,而敞开心扉。如果这么做一下子成功了,那也不成为孩子的焦虑了。杨老师及时调整策略,持续不断地关注她,慢慢寻找机会,等朵朵不断地做好准备的时候,一步一步帮助她走出焦虑,融入班集体。

我相信,杨老师对于朵朵的观察还会继续下去,朵朵也终于有一天会在幼儿园自由、愉快地学习和游戏,慢慢绽放,盛开出最美丽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