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位置: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 > 幼教视频 > 采编脚本

《爱——中国幼教名师》采访编辑脚本--卢乐山

发布日期:2007年12月22日
    来源:本站原创
卢 乐 山
 
    [画面]
    [解说]1950年8月初,刚刚在加拿大完成了儿童心理与教育学进修课程的卢乐山,决定放弃在加拿大优越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和丈夫一起回到刚刚成立的新中国。
    [采访]
    卢乐山:当时正好我要生第一个孩子,应该是11月底生吧,那个时候我们就说,要赶着回来。当然,那时的想法也是不要把孩子生在国外,还是生在咱们中国。
    [画面]
    [解说]做出这个决定以后,卢乐山的心里还是有几分忐忑不安。
    [采访]
    卢乐山:当时因为是1950年,也就是咱们新中国刚成立,我走的时候,还没有解放,所以对新中国我是不了解的,所以就考虑像我在资本主义国家学的这个幼儿教育,回来有没有工作,能不能够有一种,各种的机会吧。可是要不回来呢,又怕是像有些人就永远回不来了……关系不是就断了联系了嘛。
    [画面]
    [解说]1950年8月30号,卢乐山回到了北京,当天晚上,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话的是北京师范大学保育系系主任。
    [采访]
    卢乐山:就问我,你收到我给你的聘书没有?我说没有啊。我早就离开加拿大,我又在美国跟香港待了一段时间,所以我说没有收到,我说最好我先不工作。她说,那不行,她说,我已经给你排了三门课,9月1号就上课。
    [画面]
    [解说]就这样,卢乐山不得不放弃在家静养待产的打算,拖着不便的身子登上了北京师范大学保育系的讲台。
    [采访]
    卢乐山:从来幼儿教育这个专业没有这么受重视过,所以当时也很高兴,因为我们这个专业受到重视了。
    [画面]
    [解说]1917年,卢乐山出生于天津市的一个教育世家,她的外祖父严范孙先生是南开大学的创办人之一,严范孙先生开办的“严氏女学”被誉为“中华女学振兴之起点”。
    [采访]
    卢乐山:我从三岁就受到幼儿园的教育,因为那时候,我的祖父,外祖父他们都办学校,都有幼儿园,而且我的母亲呢,姑姑、表姐她们也都当过幼儿园的老师,所以,我对这个幼儿教育好像也不陌生,所以等到考到燕京大学的时候,我听说教育系有这样幼儿教育的专业,我就自然选了这个专业。
    [画面]
    [解说]1934年,卢乐山考入燕京大学专修学前教育专业。当时,许多人不理解她的选择,做一个幼儿园的阿姨还用得着上大学吗?但是,卢乐山却对自己所学的专业情有独钟。
    [采访]
    卢乐山:一方面我挺喜欢孩子的,另外我也觉得,我的性格很合适,……人家都说我从小就是胆小怕事,依赖性很大,凡事总是没信心。我记得我刚到了燕京念书的时候,我选了一门叫心理卫生课,这个老师非常好,总是跟每个同学谈心什么,……后来他分析,他说你的这个性格选的这个专业太合适了,他说你在孩子面前你就不会依赖了,你一定还是有信心,敢做的。我从这儿,更觉得我很适合做这个工作了。
    [画面]
    [解说]在燕京大学四年的求学过程当中,燕京大学那首激昂向上的校歌深深地影响着卢乐山。
    [采访]
    卢乐山:(唱歌)雄哉壮哉燕京大学,轮换美且从,人文荟萃中外教风,为国尽孝忠。……
    [画面]
    [解说]一句“服务同群,为国尽孝忠”,从此贯穿了卢乐山的一生。
    [采访]
    卢乐山:我就觉得,学习嘛,就不应该忘记服务,你治学研究呢,就不应该忘记实践。
    [画面]
    [解说]在燕大学习期间,卢乐山看到学校周围有许多贫穷人家的孩子没有机会进幼儿园接受教育,于是,她就和一个同学用不多的实习资金,办起了一所贫苦儿童幼稚园。
    [采访]
    卢乐山:结果去招,人家不来……孩子不愿意,不是家长,孩子愿意在外头玩,他不愿意上屋子里受拘束。
    [画面]
    [解说]如何让这群在街头野惯了的孩子能够习惯幼儿园的环境,卢乐山颇费了一番心思。
    [采访]
    卢乐山:给他洗澡,然后我们每天给两块饼干,一个孩子,中间喝一杯开水,吃两块饼干……给他们讲故事,他们也听着挺有意思什么的。反正那时候有些运动,学狗跳,学兔跳,学鸟飞,学弹琴,让他们做一些动作,他们觉得挺好玩的。
    [画面]
    [解说]大学毕业以后,卢乐山来到天津的一所幼儿园任教,因为此前自己已经有过办实习幼儿园的经验,所以,卢乐山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信心。
    [采访]
    卢乐山:就我一个人管幼儿园,连教带什么,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所以我定的计划,教的歌也好,什么数量,教歌的数量,讲故事的数量,要求他们画的图画,唱的歌,好像都是按照最高水平的孩子,结果有些孩子就跟不上,也有孩子哭过。
    [画面]
    [解说]孩子们的反应让卢乐山始料不及,她意识到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采访]
    卢乐山:这个幼儿园不是婆婆妈妈的事,也不是高级保姆,它是一门科学,我那个时候才开始了解它是一门学问……我觉得跟孩子教的时候,需要懂点心理学,教育更多一点,才能够对孩子进行分析,所以我觉得,我光大学毕业,好像不够。我说再学点什么,我就又考了。
    [画面]
    [解说]1945年,卢乐山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学前教育硕士学位,1948年,她又远赴加拿大继续幼儿教育理论的学习和研究工作,卢乐山也因此成为当时我国幼儿教育领域里为数不多的高层次人才。正是因为看中了卢乐山在这个方面的经历和造诣,北京刚一解放,在没有征得卢乐山首肯的情况下,北京师范大学就给远在加拿大的卢乐山发了聘书。
    [采访]
    卢乐山:当时我也很紧张。我想我学的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那些东西,带来的那些资料也都是不一定符合现在的需要。但是我想着,怎么着也得上课呀,所以也是很匆忙的备了课,就开始上课。
    [画面]
    [解说]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中国和前苏联之间曾经有过一段异常亲密的蜜月关系。在北京师范大学保教系,来自前苏联的幼儿教育专家拥有至高无上的学术权力,他们对卢乐山讲授的课程提出了批评和质疑。
    [采访]
    卢乐山:他就说,他说你呀,家里不要这个架子是摆的资本主义的书,那个架子摆的是苏联的书,这样不行,你得把资本主义的东西完全消灭,你才能转变立场来学苏联的。
    [画面]
    [解说]在卢乐山看来,当时苏联专家所传授的幼儿教育理论的核心内容,与西方的那些东西似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但她还是尽力去改变自己。
    [采访]
    卢乐山:我把从加拿大带来的书,不是烧就是卖废品了,我一点也不敢留,因为我觉得要转变立场,就只能是这样子,所以就专心的去学苏联的东西。
    [画面]
    [解说]1954年,受教育部委托,由卢乐山领衔组织编写我国第一套《幼儿园教育工作指南》。
    [采访]
    卢乐山:到1956年就把它印成册,当时就发给全国各地去征求意见,后来也回来一些意见,刚开始搜集意见,结果运动就来了。
    [画面]
    [解说]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由于中苏关系出现裂痕,这部历时三年,凝聚了卢乐山和数位学者心血的著作,由于过多地引用了前苏联的东西而被看成是“白旗”。
    [采访]
    卢乐山:要拔白旗,就先拔这本书,就批判,大家又组织这么多人,一样一样的批。
    [画面]
    [解说]惶恐和困惑伴随卢乐山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采访]
    卢乐山:当时是害怕,就觉得我是受批判的人,整天的提心吊胆的。当时就觉得,自己把这个指南拿出来看,那时候还有一个副主任叫张运飞(音)我们两人看,就说怎么办?这些说法都不革命,就说都得加一个为无产阶级服务,加一个什么阶级斗争,大伙就说你这个没有这个,没有那个,批的时候,所以我们说,哎呀,就应该这样,提的时候得写上,我们这个工作将来就为无产阶级的子女怎么怎么,就想这样改恐怕还行。
    [画面]
    [解说]尽管后来数易其稿,但是最终,这套《幼儿园教育工作指南》》也没能与当时变幻莫测的政治气候合上拍。
    [采访]
    卢乐山:后来又有一个反复,说不要把旧的东西都完全的批掉了,又肯定了一下这个指南,不过那已经过了一两年了,又觉得就是应该再有新东西出来了,也就不了了之了。
    [画面]
    [解说]1978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国的幼儿教育迎来了一个拨乱反正的春天。在这一波思想解放的大潮中,卢乐山把关注的视线放在了一个叫蒙台梭利的意大利人身上。
    [采访]      
    卢乐山:我说我倒要研究研究这个批判蒙台梭利,因为过去最早的时候幼儿园我也接触过蒙台梭利的教具,那些在我在幼儿园也玩过一点。
    [画面]
    [解说]蒙台梭利是世界著名的幼儿教育专家,其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近百年来一直对全世界的幼儿教育产生着积极的影响。早在20世纪初,蒙台梭利的幼儿教育理论和方法就传入了我国,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套幼儿教育体系一直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
    [采访]      
    卢乐山:我讲课我也批呀,也批这个蒙台梭利怎么为帝国主义服务的,我就是按苏联专家怎么讲我就怎么说。后来我觉得好像有很多共同的……凡是幼儿教育都是符合幼儿特点的教育,都有很多共同的。但是呢,总得批这个资本主义国家的东西,我就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他也这么做,你也这么做,他就是反动的,你这个就是革命的。
    [画面]
    [解说]1985年,凭借着自己对中西幼教理论的深刻理解,卢乐山撰写了《蒙台梭利的幼儿教育》一书。
    [采访]
    卢乐山:开始没想写书,我就是看,越看越多,后来我说,现在别的人没有机会来看这么多东西,我就把它组织起来,实际上我是准备这个材料为大家来分析,为大家来用,哪怕批判也可以,就是这么一个目的写的。   
    梁志燊:卢先生在这本书当中,她是全面地向我们中国的幼教工作者,介绍了全世界著名的幼儿教育家蒙台梭利,她铲除了过去人们对蒙台梭利的一些错觉,一些误解她铲除了。
    [画面]
    [解说]如今,在全国各地幼儿园的教学工作当中,蒙氏教育理论已经被广泛运用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采访]      
    卢乐山:一个就是她的个别教育,过去我们都是……一般化的,她特别注重每一个孩子,因为没有两个孩子相同,你就得注意每一个孩子,另外就是她对孩子要观察,了解,分析……过去我们没有这么做,做得没有这么细致,这么周到的。另外我觉得……要尊重孩子,这个当然别的教育家也提到这些,但是不像蒙台梭利提的这么具体,要求这么多。
    [画面]
    [解说]卢乐山原名叫卢碧霞,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她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卢乐山,取之孔子在《论语》中的一句话:“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采访]
    卢乐山:我应该学习仁者,我不聪明,所以我不是智者,我这么想,但是我在人的品行道德上我应该多要求自己吧。
    梁志燊:在几十年的风浪当中,幼儿教育遇到了很多挫折,遇到了很多逆境,可是卢先生始终没有改变过她的志愿……这一点我非常佩服她,因此我也是以她为榜样,把幼儿教育作为我终身的事业。
    [画面]
    [解说]卢乐山有一句话经常挂在嘴边:幼教事业是我一生的情缘,一世的牵挂。如今,已近90高龄的卢乐山依然活跃在幼教舞台上,作为一名从事幼教工作长达70年的幼教工作者,她对这个工作有着自己独特的体会和心得。
    [采访]
    卢乐山:就是要了解孩子,尊重孩子。你不了解,你不尊重,你干什么去呢?
    [画面]孩子们朗诵儿歌镜头一组。
    同期声:……